众筹模式降低风险 出版老行业尝鲜新模式

日期:2013-11-01    来源:中国文化产业网

众筹网宣布近日将上线两本新书,分别是主持人乐嘉的《本色》,以及软交所副总裁罗明雄等人所著的《互联网金融》。其中《本色》上线一天就筹得1万元人民币。此前《社交红利》一书通过众筹模式在短短两周时间便成功售出3300本,筹集资金10万元。传统出版行业也开始试水众筹模式,在业内人士看来,众筹模式可以帮助出版社提前预测市场风向,降低风险,同时还将颠覆出版社售书模式。

出版业也玩众筹

1万元人民币,这是乐嘉新书《本色》在众筹网站上线一天后取得的成绩。

继动漫、电影产业之后,出版业也开始试水众筹模式。在《本色》之前,一本名为《社交红利》的书在短短两周时间便成功售出3300本,筹集资金10万元。在之后一个月的时间里连续加印三次,最终一个月成功售出5万本。

和网络书店预订图书不同,所有参与众筹的网友只是根据图书的大致内容,就要在图书尚未出版之前交付预付款。而网友除了获得图书之外,还可以获得一些额外的福利。

例如,消费者如果选择为《本色》资助76元,就可以获得两本新书以及乐嘉主题演讲入场券。《社交红利》的回馈则更为丰富,根据不同的资助额度,资助人可以获得定制版马克杯、《社交红利》首发研讨会入场券,甚至有与作者零距离下午茶交流的回馈。

在众筹网母公司网信金融CEO盛佳看来,出版行业采用众筹模式,不仅可以帮助出版商预测市场风向,还可以帮助上线书籍做好相关营销,为书籍后续影响力的爆发提前做好铺垫。

B2B到B2C的转变

众筹模式2011年进入中国,随着《大鱼•海棠》、《十万个冷笑话》等人气项目的出现,这种模式也逐渐被大家所认知。出版作为传统行业直到最近才开始将目光投向这种新的模式。根植于互联网土壤的众筹模式对传统的出版行业来说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浙江华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曾研究投资过很多产业,在公司董事康伟看来,一个产业不能老是害怕冲击原有的模式,如果不选择变革就会被边缘化。

“出版业的价值链往往是到销售就停止了,这种传统的销售渠道使得出版社不知道谁购买了书,也收不到反馈,而如果用互联网的思维来看,书本到读者手里才是价值链的开始,众筹模式不仅仅是卖书,附加的交流会和研讨会其实可以促进作者与读者、出版社与消费者的互动,交互性更强,用户的黏性也更强。”康伟解释。

对此,磨铁图书高级产品经理王泽阳表示赞成,“在把《社交红利》放到众筹网之前并没有抱很大的信心,因为该书的作者是一个新人,众筹网上网友的反应让我们更有信心了,这也直接影响到了后期的工作。比如我们后期要担任客服的角色,为读者寄书、跟读者沟通,甚至我们还会通过社交网络询问读者的使用体验,借由这样一个方式认识了一大批消费者,与他们形成了一个社群。这对于出版行业来说,就像是一个模式的转变,以前是B2B的形式,我们生产书然后直接发售给网店、书店,而现在是直接发给用户,然后用户直接给我们反馈”。

众筹模式降低出版风险

“出版行业首印的数量最难把握。” 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总编郎世溟说道。一本书在最开始出版的时候应该印多少?以往都是依靠出版社通过经验来做大概的判断。

“首印数量很重要。印多了书卖不出去,出版社会有损失,如果印少了,就得再印,再印一次需要14天左右的时间,有时甚至会达到16天左右,这样读者很可能就已经没有读这本书的兴趣了,大家的目光可能已经转到别的书上面,书籍的销量就势必受到影响。传统的销售模式里,出版社直接把书发给书店,到结款之前你不知道书籍的销量,不知道周转率。但是在互联网上这些数据都是公开的。一本书在众筹网站上推出后你能马上看到有多少人在关注,有多少人在买,这样出版社能更准确地判断这本书的首印数量。而且在众筹网站上,读者都已经付款了,风险就被降到很小了。” 郎世溟如是说。

王泽阳此前曾撰文表示,近些年的出版市场不好做,一本书开始印个5000-8000册是常态,尤其对于新人、新话题。传统的预售与征订工作其实耗时良久,专业经管的书籍无法与那些大众类书籍或名人相关书籍的征订结果相比。选择众筹模式是希望能够验证市场反响,而且众筹是要求用户直接掏钱支持,如果能够有一个快速、动态、直观的验证结果,对于新书在未来市场上的表现,身为出版商信心会大为增强。正是众筹网两周完成募集这个结果,促使我们最后首印《社交红利》3万册(达到畅销书的及格线),而不是5000册或8000册。这就是从中看到的信心。

众筹还得依托名人效应

那么众筹模式对于出版行业是不是真的就是零风险了?

在康伟看来,答案并不是肯定的。“现在最主要的风险是在前期,也就是书本身的内容。后面的运营是可以弥补的,但书的品质如果不好就是硬伤。众筹模式只是一个维护和拓宽产品价值链的过程。”

王泽阳则认为,图书要通过众筹取得成功的话,还得是作者本身比较有影响力,就像乐嘉,他有固定的粉丝群,可以通过自己的渠道发布消息。另外不是所有的图书都适合通过众筹集资,在我看来,众筹模式更适合经管类书籍,像《盗墓笔记》这样的网络小说可能在起点中文网这类的文学网站更有市场,职场商战小说的集群在天涯网站,小文艺、小清新的作品则有豆瓣这样的聚集地。

为此王泽阳建议,众筹并不是一个适合所有文化出版项目“未婚先孕”的平台,一是每个领域的项目会有属于自己验证市场“信心”的平台,不一定是众筹;二是如果你真的对众筹有兴趣,建议多花时间在对众筹模式的理解上。“盲目地复制未必合适。”王泽阳如是说。